• <button id="rrgjj"></button>

    <button id="rrgjj"><tr id="rrgjj"><kbd id="rrgjj"></kbd></tr></button>
    <em id="rrgjj"><acronym id="rrgjj"><input id="rrgjj"></input></acronym></em>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工業軟件大變局,大膽的西門子能否重生?

    2019-09-10 09:18 知識自動化

    導讀:西門子正在大膽地擁抱一切軟件的云化。

    工業軟件,智能工廠,工業軟件,自動化,云端軟件,工業互聯網平臺

    圖片來自“123RF”

    上周三西門子的媒體和分析師會議在紐約召開。許多新氣象撲面而來,耐人尋味的事情非常之多。

    首先是“西門子PLM軟件”部門更名了,正式改為“西門子數字工業軟件DISW”,全生命周期管理PLM如此寬大的法袍,已經不適合西門子軟件事業的雄心了。DISW包含了更多,包括制造運營管理軟件MOM、物聯網IoT分析和APP應用等,目前收入已經達到40億美元。

    更重要的是,西門子軟件系列正在太白金星的煉丹爐里面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目前正是工業軟件血肉模糊的過渡窗口,下一次軟件重生的時候,或許我們都不會再認識它??仿∮捌小栋Ⅺ愃簯鸲诽焓埂返馁惒┤伺鹘?,是一個一邊分解一邊重生的經典形象。而西門子正在工業軟件領域重現這個故事。

    分分合合的自動化

    看上去“西門子PLM軟件”更名為“西門子數字化工業軟件DISW”,就是為了迎合“西門子數字化工業集團”這個新成立的事業部。

    但事情絕不是名稱更換那么簡單。

    西門子過程自動化與儀表集團PD,自2014年被分離出去,獨自闖蕩一圈,去年底又與“數字工廠集團”一起,回歸到同一個大的屋檐“數字工業”集團之下。乍一看,這個場景,又像是回到了當年西門子自動化與驅動A&D和工業部門的時代:當時所有的自動化產品都是在一個事業部體系下進行開發、制造和銷售。

    1994年西門子PLC的S7系列開始出現,廣獲好評。兩年后,當西門子趁著S7壯大的余威,開發了過程控制系統 PCS7,將WiCC、Profibus、監控系統等整合在一起,一舉將業務擴展到過程工業領域。其實從名字上,也能看出來,PCS7基本上等于“PC+S7”,即由原來的S7系列CPU,再加上PC端復雜的軟件來實現DCS功能。因此西門子的PCS7,其實是走了一條取巧的道路,因此在化工、石油等重化工領域,無法與主流的DCS控制系統商如霍尼韋爾、艾默生、羅斯蒙特等抗衡。但在混合流程工業中,西門子的過程控制的業務,開始扶搖直上。

    到了2014年,根據西門子遠景規劃“Vision2020”,流程自動化和儀表部門被歸為過程自動化和驅動部門PD,并得以獨立。這使得流程自動化的部門,獲得了寶貴的獨立性和自主權,來爭搶蓬勃發展的能源業務。這種對能源領域膨脹的野心,同樣發生在另外一個百年老對手GE的身上。

    在這條路上為了爭搶并購對象,西門子與GE也是打的頭破血流。

    在并購阿爾斯通意外失手之后,西門子花費80億美元實現了對油田設備制造商美國德累斯頓蘭德(Dresser-Rand)的收購,總算挽回面子,扳回一局。然而,就在應該在能源麥田里收割預期豐收的莊稼的時候,油價急劇下跌,整個行業一片蕭落,慘淡至今。GE并購阿爾斯通、尤其是油氣商貝休的結果,可以說是慘不忍睹。西門子也不例外,能源大大拖累后腿。流程自動化PD部門的財務一直表現不佳,與憑借工業4.0清風直上、順風順水的兄弟部門“數字工廠集團DF”,不可同日而語。

    合并重組,自然是必然的命運。而在中國DF和PD兩大集團總經理競聘上新崗的過程中,誰能上位的結果,也是很容易猜測得到。其實也并非完全是個人能力之爭,而是個人背后的行業景氣度的比拼。好時代來的時候,人人都乘著浪頭;壞時代來的時候,多少人跌落浪頭之下。

    然而,這樣的重組會對公司的產品戰略產生什么影響呢?最明顯的是,這種重組不會退回到舊的結構中去。統一的屋檐,再也不是以前的屋檐了。正如西門子在2007年公開承認自己是一家收購UGS的軟件公司一樣,現在正朝著成為一家數字公司邁出下一步。數字化不再是一種趨勢,而是決定公司未來命運的一個硬核因素,因為它將選擇未來的贏家和輸家。這意味著,除了整合當下名目繁多的硬件、軟件之外,西門子必須為數字化提供戰略咨詢服務。這一大膽的戰略,意味著西門子必須加速增強自己的技術咨詢能力。

    隨著開放平臺和基于云的解決方案的出現,未來或許可能沒有任何單獨的自動化硬件可供銷售,或者硬件將遠遠沒有服務那么掙錢——想象當年IBM拋棄硬件轉型服務的那一幕。在數字服務和技術咨詢解決方案之下,業界都會清楚自動化解決方案的價值在于軟件和應用技術的結合。硬件,必須變得更聰明,更容易連接。西門子自動化部門的整合,或者說新的數字工業公司,正朝著對先進硬件的整合,大幅度邁進。它所乘坐的戰車,就需要靠這個工業軟件的強力組合來支撐。

    轉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工業軟件這個原點。

    膽大包天的升級:Opcenter

    今年6月份,西門子正式推出了Opcenter。簡單而言,可以認為這是MES的升級版本。Opcenter被定義為下一代的制造軟件,也是西門子力推“數字企業”軟件套件的核心。按照中國人喜歡的風格,Opcenter就是“智能制造的工業大腦”。

    當然,它比MES要復雜得多,它是對西門子近幾年一直推廣到MOM(制造運營管理)的一個最新落腳點。Opcenter的命名,終于為MOM找到一個最穩健的鳥窩,各種制造運營軟件的蛋都可以安穩地放在這里了。MOM與Opcenter之間的關系,就是MES與西門子Simatic IT的關系,或者就是智能手機與蘋果手機。

    Opcenter整合了它自己的Simatic IT和前幾年并購的Camstar——請大家最后多讀一下這個名字,它昔日獨立的品牌輝光正在逐漸消去,很快就找不到它的影子了——它正在被消化到西門子的軟件血液之中。這兩個被熔化了的小鐵人再次以同一面貌出現的時候,西門子之前的MES系統已經被取代了,新鐵人名字現在叫做Siemens Opcenter Execution。Opcenter同時包括了其它并購的排產軟件Preactor、質量管理軟件瑞士IBS等,甚至還有實驗室軟件。

    實際上,這是從過程自動化集團PD回歸的另外一次實質性融合,西門子PCS7也包含了很多的組件如實驗室信息管理系統軟件Unilab。因此,Opcenter將混合流程和離散這兩種制造也并在一起了。如果這都算是老藥方合并的話,其實還是有很多全新的時代藥引子的加入,例如大數據分析軟件,以及各種工業APP。

    這些曾各自響當當的名字,正在被融合成一個單一組合,發揮協同作用。要完成數字企業的大局,西門子需要一種統一的制造業務管理解決方案,來處理當下各自分離的信息化孤島,從而數字孿生的價值發揮到極致。Opcenter打算在統一的產品框架中,提供功能和互操作性——這意味著可以連接更多的企業員工,可以在優化生產操作的同時,與工程、自動化和企業系統如ERP,進行多方互動。

    一切為云化準備

    這背后,還有更復雜的動機。一個難以覺察的而大膽的變革,充滿了雄心與壯志——那就是Opcenter是為了應對全新的云端軟件。

    所有的這次整合,都是為了軟件云化做鋪墊。西門子MOM套件將更好地適應日漸智能的硬件。面向移動性的便利性,面向物聯網的泛在性,成為工業軟件一個重要考量。而全新設計的用戶界面UI/UX,可以自由地在桌面和移動端切換。統一界面,表面上是對既有軟件界面的一次大屠殺,那些收購來的品牌將加速消失個性,而背后則意味著軟件的架構都在重新續寫。

    這一切,都指向了一點,所有的MOM套件,都已經為云化做好了準備,而MindSphere正是那隨時墊腳的上馬石;在此上面,將會是大量的云原生Apps。

    2018年西門子以6億歐元并購了Mendix,這次并購并未引起太多關注。一是相對動輒幾十億美元的并購,這個顯得小;二是Mendxi的類別,相對陌生,識別度不高。然而,Mendix雖小,卻是一枚靈巧的縫紉針,自由連接各種PLM、ERP、CRM和設備資產,而且不限于西門子的產品。由于Mendix可以自由地創建App,鉆取資產數據,也可以跟各種物料清單表BOMs, CAD圖形等交換數據,從而幫助用戶加速在工業互聯網上開發App。

    而今天,這個剛剛并購的軟件新星,再次被委以重任。移動性來自物聯網的飛速發展,而移動性的解決則正是來自像Mendix這類低代碼編程工具的普及。素人編程,平民編程,你我皆可上手——聽起來像烏托邦一樣的想法,西門子正在做這樣的努力。

    不得不說,Mendix已經被西門子推到戰略級的位置上。它的戰略價值,從某種意義而言,比業界正在熟悉的工業互聯網平臺Mindshpere還要大很多。這一點,對當下中國工業互聯網平臺也是一盆冷水澆下去。中國工業互聯網平臺正在走向一條奇怪的道路——也是一條熟悉的路徑,重集成輕工具。

    這次大會上,西門子也在IoT平臺上,意外地公開了上面的APP已經高達24萬。這是一個令人質疑的數字,頗有點浮夸的意味??紤]到Mendix原來的范圍很廣,這里面真正與工業相關的APP,應該并不多。后續到底有多少工業App,西門子還得證明它能夠真正推動“素人編程”。

    恐龍級的軟件包

    同一天,西門子發布了Xcelerator,是由多個跨領域的應用程序和解決方案組成。西門子將所有的軟件、服務和應用開發平臺全部打包在一起。這是一次全新嘗試。以前從來沒有人這么干過。

    這里要列舉它所包含的軟件種類,實在是一件乏味的事情。簡要一點地說,就是所有學科、所有品牌、所有功能,都要排進一個方陣隊伍中,踏著同樣節奏的步伐,唱著同一個曲調的歌。這是一次從未有過的軟件大合唱。無論是電子EDA和機械設計MCAD、系統仿真、制造、運營和生命周期分析建立了一個深度軟件組合。Xcelerator將該組合與嵌入式工具和數據庫集成在一起,連接到現有的信息技術、操作技術和工程技術環境。

    西門子一直在致力于抹平各種工程與運營領域之間的界限,尤其是數字空間與物理世界之間的鴻溝。而分拆和跨界,則使得工業軟件的眉目,變得無比清秀。

    跨界融合最明顯的例子,就是Mentor旗下的電氣系統和線束設計軟件Capital,已經正式剝離且并入到西門子NX CAD之中。Capital一直是汽車、航空和國防工業等各種電氣系統設計的供應商,可以提供從上游產品規劃和架構設計,一直到下游的產品維修維護。電氣與機械的融合,跨工程學科的專家協作,西門子正在做一次深度打通。

    同樣Mentor旗下的PCB全流程的制造運營套件Valor,則被拆分并整合到西門子新的MOM軟件Opcenter之下。同樣的思路,還體現在Pave360,西門子集成了多個汽車驗證工具,這樣汽車在制造前(pre-silicon)就有一個可以自動驗證的環境。這種開放的集成允許通過創建最精確的數字孿生,將模擬與測試數據和實際性能分析集成在一起。這意味著,快速創新將成為數字企業的一種全新的競爭力。

    西門子一定有這樣的軟件再制造的“拆裝工廠”,它用“肢解”的眼光看待所有西門子耗費110億美元并購來的軟件的每一部分,定位、切割、分離、再組合,重新形成一個有機的融合體。而這背后,則是Xcelerator打算建立一個生態,推動其中任何人(包括普通開發人員和工程師)構建、集成和擴展現有數據和系統來推動數字轉型。編程平民化,這是西門子的一次豪賭!西門子數字工業軟件總裁在解讀這件事情的時候提到,以前編寫應用是最慢的一件事。而現在,編寫應用程序并不需要成為一個專業的軟件工程師,更接近待解決問題場景的領域專家也可以開發應用程序。而Mendix應用開發平臺為Xcelerator生態系統提供了強大的動力。

    讓我們為這個軟件大包整理一下思路:

    西門子軟件的世界,已經容不下各向異性的些許混亂;所有收購來的軟件,都被扔到一個熔爐里,然后重塑合體成一個各向同性的軟件盔甲。前所未有的盔甲,每一片都被重塑過。

    Xcelerator包括了西門子全套軟件和服務:軟件與服務同心,硬件與軟件合體。五花八門的軟件,將要在這里完成一次生態級的法則重建。

    Mendix是西門子軟件的新當家明星,一個人人皆可上手的應用開發開發應用環境,包括云和應用;漫無邊際的知識洪流,有望找到新的明水渠道。

    工業互聯網平臺MindShpere光芒不再,盡管被定義操作系統級別,但它的位置在下沉,遠離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主戰場,成為物聯網戰略的基石。它與前鋒Mendix構成突破與支援的關系,PLM軟件則是隨后插上的尖刀。在這個級別上,MindSphere與西門子另外一個沉靜的基座:數據管理軟件Teamcenter,一起在幕后承擔起對外提供數字服務的內核。二者都不是舞臺前光彩耀眼的熟角。

    面目全非的工業軟件

    隨著物聯網時代形成的數據井噴,諸多新上位的物聯網新星,正在顛覆著數據產生、管理的邏輯,并進一步沖擊了企業的流程再造。我們需要更好地辨識工業軟件的成分和邊界。正如“空氣”這個概念的存在,在工業化時代,無法解決污染的問題。需要重新回答空氣的真正成分,才會使得人們的技術手段能夠回到事情本原的解決軌道上來。

    然而工業軟件正在變得面目全非。

    在2017年北京PTC大會上,當時PTC的全球營銷總監的粉紅女郎喊出來“IoT就是PLM”,簡直是驚世駭俗。當時,現場那種震撼感,至今仍能感受到。但現在看來,這個簡單的定義,已經得到了普遍的認同。目前西門子已經默默地這么做了。而另外一家PLM巨頭達索,則尚未做出反應。它在物聯網的探索似乎有點漫不經心,達索似乎志不在此。

    從一系列重磅動作,可以看出來,西門子的工業軟件正在進行翻天覆地的融合。以前互相不挨著的軟件,現在都湊到一起來了;西門子全新軟件品牌Xcelerator成為如此龐大的恐龍軟件包,而Mendix則起到了穿針引線的重要戰略作用。西門子新的軟件部門DIS(數字工業軟件),已經把Mendix推到了戰略級的位置上,就是為了迎合OT與IT的融合,完全實現OT人編碼——這個對未來軟件和工業APP的實現速度,改變將是極其深遠的。這也意味著,工業軟件正在受到自動化端的強烈影響。而西門子六月份推出的MOM新品牌——Opcenter,則遠遠超越了MES的傳統版圖,實驗室套件,也都與質量管理、排產等一起整合在MES之中;而EDA軟件Mentor大量的軟件元素,也在被不斷切割,分解到NX CAD中和Opcenter中。

    工業軟件正在劇烈融合,原來的邊界大大模糊,準確的定義再也難求。當下計算輔助設計工具CAD、電子設計自動化軟件EDA的樣子,其實都逐漸失去了原來的形狀。就像兩件兵器被扔到熔鍋里,毀了容,然后各取所需,又重塑成兩件更加合手得多的兵器。因此現在提起的CAD,CAE,都跟以前大不一樣了。

    小記:各種大膽的和小膽的

    西門子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的膽子似乎變小了。MindSphere的重要性將大幅度下降,它收縮到底層支撐,而工具本身成為顯眼的主力前鋒。這跟中國工業互聯網的大浪之中,舍我其誰地把“工業互聯網平臺”本身推向最前沿陣地,形成鮮明地對照。沒有工業軟件工具層面的支撐,任何工業互聯網平臺都或將淪落到一個平庸的外殼。Predix的警鐘已經長響過一段時間,中國人覺得這是GE太冒進,不當回事;而西門子則將GE Predix的痛苦深看在眼里,大為敬畏,并用實際行動做了一次大尺度的轉舵。警鐘再次長鳴,中國工業互聯網平臺那些喧囂的熱浪,那些正在遠離工業基礎的搶灘,需要停下來聽聽那些不和諧的鐘聲,到底來自何處。

    西門子正在大膽地擁抱一切軟件的云化。傳統MES系統的云端化,已經完全就緒?;鸺l動機正在點火之中,下面將是承受5個G、8個G重力加速度的時刻。

    西門子數字工業化集團的四駕馬車是PLM+MOM+TIA+IIoT?,F在MOM塵埃落定,工業互聯網IIoT定位折騰好幾年終于搞清楚了,全集成自動化TIA途博已經運轉有序,下一步PLM或許還會繼續“沸騰”,除了既有的仿真品牌Simcenter,或許下一步會把NX也整合到一個類似“Decenter”的品牌之下。如果到了那一步,就意味著西門子軟件所有的整合全部完成。你我都需要清空哪些對工業軟件歷史的記憶。換一個小白視角,重新面向一個重生的工業軟件世界。


    支付宝提现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