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rrgjj"></button>

    <button id="rrgjj"><tr id="rrgjj"><kbd id="rrgjj"></kbd></tr></button>
    <em id="rrgjj"><acronym id="rrgjj"><input id="rrgjj"></input></acronym></em>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2G/3G網退役:一個時代的落幕與開啟

    2019-10-25 09:18 互聯網
    關鍵詞:2G3G通訊

    導讀:5G啟動后,移動通信2、3、4、5四代同堂,2G、3G退網是整個行業要考慮的重要問題。

    5G,5G,運營商,物聯網,流量紅利

    圖片來自“Unsplash”

    “2G、3G的退網是移動通信更新換代的必然選擇?!?0月22日,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新聞發言人聞庫,在回答媒體有關5G部署是否將加快2G/3G網絡退役的問題時做出了回應。聞庫表示,2G/3G退網的條件已經逐漸成熟了,退網可以減少一些制式,基站和終端的耗電、成本都會降低。

    但他強調,退網不是簡單地今天說退,明天就把閘給拉了,這不合適。從用戶的角度出發,退網需要一個良好的善后方案。

    5G啟動后,移動通信2、3、4、5四代同堂,2G、3G退網是整個行業要考慮的重要問題。

    今年6月6日,工信部向包括中國廣電在內的4家運營商發放5G商用牌照。截至9月底三家基礎電信企業已在全國開通5G基站8萬余個。當前,從基礎運營商到設備商再到終端等通信產業鏈加速推動5G商用,關于2G、3G是否將退出的討論已甚囂塵上。

    多位通信從業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5G面臨巨額投資,2G、3G退網雖然可以減少運維成本,但各家運營商在用戶、網絡方面對2G、3G有不同程度依賴,退網難言可以一步到位。同時,仍有部分用戶使用2G、3G手機,且大多為中老年用戶,徹底退出2G或3G,也面臨諸多轉換成本。

    但也有人認為,目前三大運營商都在推動4G全網VoLTE(Voice over Long-Term Evolution,長期演進語音承載),2G/3G網絡主要用于語音通話,而VoLTE可以通過移動寬帶語音方案來替代。因此,在舊有網絡維護費用很高的情況下,“2G、3G網絡肯定要退,且不會太慢”。

    退網時機成熟

    聞庫稱,2G、3G退網條件已逐漸成熟。

    從國家層面考量,3G網絡,尤其中國移動的TD-SCDMA網絡負載相對較輕,工信部鼓勵運營企業積極引導用戶遷移轉網,將有限的頻率資源和網絡資源用到5G、4G移動通信網絡中,整體降低成本,聞庫在當天的發布會上表示,“為用戶降費創造了條件,也提高國家整個通信網絡的運營效率”。

    從運營商角度,退網時機也相對成熟。運營商的2G、3G移動用戶正在向4G遷移。三大運營商2019年中報顯示,中國移動移動客戶達9.35億,其中4G客戶凈增2113萬,達7.34億。中國電信 移動用戶達3.23億戶,4G用戶達2.66億戶,凈增2371萬戶。中國聯通移動出賬用戶總數達3.2億戶,其中,4G用戶凈增1901萬戶,總數接近2.4億戶,4G用戶市場份額同比提高0.8%。

    通過簡略計算可得,截至今年6月,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的2G/3G用戶數分別是2.1億戶、0.57億戶、0.8億戶。三大運營商的2G、3G用戶合計約為3.47億戶,4G用戶約為12.4億戶。2G、3G存量用戶基數較小,且不斷減少。

    到了今年8月底,據工信部數據,截至今年8月底,三家運營商的移動用戶總數達15.96億戶,同比增長3.8%。其中,4G用戶規模進一步增長為12.57億戶,較兩個月前增長了1700萬戶。2G和3G用戶進一步減少為3.39億戶,相較兩個月前又減少了800萬戶,占移動電話用戶的21.2%。

    在網絡層面,2G、3G網絡服務的用戶越來越少,存在設施占用地理空間、電源、維護成本,運營商甚至要為這些網絡配備備品備件等問題。

    電信網絡看重規模效應,一張網絡,無論用戶多少,建設運維的成本和壓力總體上看差別不大。

    此外,2G、3G用戶更多集中在中小城市及鄉村。目前電信網絡建設運營的總體節奏是5G商用加速,4G網絡已經覆蓋到98%以上的行政村,2G、3G退網的外部條件逐漸成熟。

    2G/3G退網是普遍的國際經驗。據不完全的統計,由于用戶業務大多遷移到4G網絡,全球已經有100多個運營企業、通信運營商實施了2G、3G的退網,這些國家將2G、3G騰退的頻率用做新一代的移動通信部署。

    以日本為例,上世紀90年代實現商用的2G,在2012年實現退網;2001年實現商用的3G,計劃2020年實現退網?!叭毡久?0年發生一輪退網,中國的2G退網拖得有點長了?!币按寰C研(上海)電信行業研究副總監陶旭駿對《財經》記者說。

    中國運營商其實早已開始做退網嘗試。2017年,工信部發文允許運營商在GSM(歐洲電信標準組織ETSI制訂的一個數字移動通信標準,被看作第二代 (2G)移動電話系統)頻段上部署NB-IoT系統(窄帶物聯網(Narrow Band Internet of Things, NB-IoT))。中國移動隨后也在原有2G頻段上建設基于4G的NB-IoT網絡。

    2018年4月,中國聯通在其官方微博表示,2G網絡退出服務是大勢所趨,中國聯通正全面推進2G客戶向4G網絡的消費升級工作。

    經歷3G、4G技術迭代后,運營十幾年的2G網絡已成為三大運營商的負擔。2G網絡用戶人數越來越少,維護卻需要大量成本費用?!巴司W既能節約開支,又能將精力聚焦于5G建設”。一位通信行業從業者說。

    運營商各有側重

    2G、3G退網之勢不可阻擋,但多位通信業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具體執行中,退網還要受用戶多寡、手機終端、4GVoLTE全網化進程等多重因素的影響。

    用戶的阻力是最先被考量的因素。不少用戶不知道自己是幾G而留在了2G,在以前運營商大促銷時期訂購了一些“神仙套餐”。新的4G或5G網絡中沒有這些套餐,“他們會覺得自己吃虧了”。陶旭駿認為,這部分用戶不改套餐,會成為影響退網進程的重要因素。

    此外,仍有相當一部分人使用2G/3G功能機。部分老年用戶沒有流量需求,只需打電話,如果退網,就需要新購手機。這部分用戶雖然不是主流用戶,但仍需要溝通成本和置換成本。

    “退網不能簡單地今天說退了,明天就把閘給拉了”。聞庫強調,充分考慮用戶的使用,網退了,服務不能換。退網時要有一個善后的方案。因此,退網需要提前進行規劃?!霸缰\劃、早告知,讓用戶和運營企業有充分的時間和心理準備推動退網進程”。

    這需要運營商統計2G、3G用戶數量,給政府提出個人和運營商都能接受的套餐及補償方案。此外,三大運營商正在建設的VoLTE的商用進程會更加迅速,他們已經測試相互之間的VoLTE的互聯互通。

    VoLTE是面向手機和數據終端的高速無線通信標準,是架構在4G網絡上端到端語音方案?;诙嘀丶夹g優勢,運營商部署VoLTE,既能提升無線頻譜利用率、降低網絡成本,又能為用戶提供相較2G、3G更高質量、更自然的語音視頻通話效果。

    三大運營商的VoLTE業務需要經歷熱點覆蓋、區域覆蓋、全覆蓋不同階段。一旦實現互聯互通,運營商的話音業務就可以直接加載在4G網絡之上,無需回落到2G和3G網絡。這能夠加速2G、3G用戶轉為4G用戶,進而加速退網。

    中國移動VoLTE的速度和規模均領先。2018年年報顯示,中國移動4G客戶達到7.13億,其中VoLTE客戶達3.8億。目前,中國移動官網顯示,VoLTE現已覆蓋29個省份、318個城市和地區。

    中國電信在2018年底開通VoLTE業務全面試商用,按其規劃,未來電信VoLTE進入成熟商用期后,VoLTE駐留時間將超98%。截止今年9月底,中國電信VoLTE功能開通用戶累計1.43億戶,在網VoLTE終端用戶開通率96%。

    中國聯通基于自身網絡與資金考量,相對謹慎。今年4月1日起,中國聯通也已經在北京、天津、上海、鄭州、武漢等11個城市先行試商用VoLTE,6月1日起全國試商用,按計劃10月15日完成聯通全網用戶自動簽約VoLTE。

    “4G全網VoLTE以前,通話是回落到3G甚至2G網絡的?!碧招耱E稱,真正VoLTE化后,通話語音不走信令通道(2G/3G),全部走數據通道(4G)。但目前,語音仍依賴2G/3G網絡,數據依賴4G網絡?!叭孔邤祿W后,2G、3G才能撤退”。

    多位行業人士向《財經》記者分析,三大運營商退網側重點不同。中國移動主要推動3G網絡減頻(至全部3G基站消失,即退網)。中國聯通做2G網絡減頻。中國電信則同步推進2G、3G網絡減頻。

    這源于2G、3G時代三大運營商的發展歷程。

    2G時代,中國移動及中國聯通擁有GSM網絡牌照(即2G牌照),中國電信僅有固話及寬帶牌照。21世紀后,伴隨手機業務的發展,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的實力迅速壯大,前者得益于更長的2G頻譜(19M,對應聯通僅有6M),奠定自己通信霸主地位。中國電信沒有移動通信牌照,只能固守固話及寬帶業務。

    3G時代,通信技術的三大標準是歐洲主導的WCDMA、美國主導的CDMA2000和中國的TD-SCDMA。建設TD網絡的政治重任落到在2G階段賺得最多的中國移動身上。中國聯通獲得WCDMA黃金牌照,并將CDMA牌照賣給了中國電信。TD-SCDMA產業鏈孱弱,中國移動苦不堪言,與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的領先優勢縮小。

    基于此,退網政策下,三大運營商需根據自身網絡、用戶情況分別拿出對策。中國聯通的2G用戶比較少,3G能力較強。中國電信的2G業務也很少。中國移動在3G上沒有語音業務?!爸袊苿拥腡D-SCDMA很雞肋,目前的4G網絡中,還有不少電話是回落到2G的”,所以中國移動是最難退2G網絡的。一位業內人士向《財經》記者分析。

    “中國聯通不會關閉3G網絡”,該業內人士繼續分析,如果將2G、3G網絡同時關閉,中國聯通只剩下VoLTE的4G網絡,既給0.8億戶2G、3G用戶帶來不便,也不利于中國聯通的市場競爭。中國電信則不存在上述問題。

    基于以上種種原因,2G、3G退網可能不會太快,三大運營商均需要在新投資與舊業務之間尋找平衡點,中國電信或走在最前端。但陶旭駿認為,也不會太慢。同時運營幾張網的成本很高,“VoLTE可快速建設,2G2-3年內或能退出”。

    5G競爭更加激烈

    目前,工信部要求運營商建設5G網絡的同時,推進提速降費、攜號轉網等民生工程,國資委要求運營商盈利,保持穩定的基礎上擴張。三大運營商面臨營收壓力的同時,又要完成各項任務。

    10月21日,中國移動公告稱前三季度營運收入為人民幣5667億元,同比下滑0.2%。其中,通信服務收入為人民幣5130億元,同比下降1.0%。8月,中國移動拿出營收(3894億元,同比下降0.6%)、利潤(561億元,同比下滑14.6%)雙下滑的成績單,是上市以來最差半年成績。

    21日,中國聯通也公告稱,前三季度營收2171.2億元,同比下滑1.18%。前三季度主營業務收入同比下降6.1%至1177.33億元。中國聯通營業收入為人民幣 1985.32 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 0.7%。

    中國電信雖未亮出前三季度成績單,中報顯示,上半年,中國電信經營收入為1904.88億元,整體收入同比下降1.3%。

    當前,三家運營商均受提速降費、激烈市場競爭以及4G流量紅利進一步消退的影響。此前,就有工信部專家、中國電信集團公司科技委主任韋樂平預估,5G投資規模將達到1.2萬億,投資周期可能會超過8年。對于每一家運營商而言,5G建設都是負重前行。


    支付宝提现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