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rrgjj"></button>

    <button id="rrgjj"><tr id="rrgjj"><kbd id="rrgjj"></kbd></tr></button>
    <em id="rrgjj"><acronym id="rrgjj"><input id="rrgjj"></input></acronym></em>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智慧路燈桿來了:蟄伏兩年,乘5G東風帶來千億市場

    2019-10-10 09:10 智東西(zhidxcom)

    導讀:在未來一到兩年的智慧路燈桿的落地推進中,各路玩家會經歷怎樣的實踐探索和重新洗牌,我們拭目以待。

    北京東城、海淀、通州等多地區試點的智慧路燈桿,杭州西湖邊146套智慧路燈桿正式亮相……在這個假期,似乎路燈桿也在使出渾身解數為共和國獻禮。

    除了形態優美,這些智慧路燈桿還匯集燈光控制、LED屏幕顯示、5G基站、智慧報警等多種功能于一身,并通過“多桿合一”使道路變得更加整潔,成為城市中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其實,智慧路燈桿早在2016年就被多地試點,但一直未成氣候。

    今年,隨著5G基站的建設推進和各地30多項政策的推出,北京、廣東、上海、浙江等多地的智慧路燈桿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街道路口。

    8月8日,廣東省推出智慧路燈產業的第一個省級產業標準,這對利益交織、落地艱難的智慧路燈桿產業來說,無疑是一件改變命運的大事。

    相關預測稱,我國智慧路燈桿市場預計在今年達到300多億,在2022年這一數字將達到1000億。

    智慧路燈桿產業在失落的2017-2018年里遭遇了什么挫折?又是什么“神丹妙藥”令它在2019年復蘇?

    面對2022年可能達到1,000億的巨大市場,通信巨頭、傳統燈商及安防企業等跨領域新玩家各自如何搶占市場?

    這次,智慧路燈桿——智慧交通的毛細血管能否快速健康順暢生長,進而聯接其整個智慧城市的動脈?本文通過調查和走訪,試圖對這些問題進行解讀。

    01

    2017-2018:技術已成熟,落地卻受阻

    從煤油燈到LED燈,路燈經歷了漫長的進化史。而隨著物聯網技術的發展,路燈升級也從“照明”效果的優化轉向感知、控制的“智慧化”。

    “智慧化”意味著路燈能通過自身感知來“聰明地”完成自動開關、調節亮度、監測環境等任務,從而一改高成本、低靈活度的有線人工控制。

    與傳統的路燈相比,智慧路燈桿不僅能為行人、車輛照亮道路,還能充當基站為市民提供5G網絡,能作為智慧安防之“眼”來維護社會環境的安全,能搭載LED屏幕向行人展示天氣、路況、廣告等信息。

    ▲智慧路燈桿集多種功能于一身

    2016年被認為是我國智慧路燈桿落地的元年。年初,中興通訊在深圳工業園試點了首個Blue Pillar智慧路燈桿;4月,陜西省政府聯合鐵塔公司、中興試點智慧燈桿;12月上海三思制造的20座“高大上”的復合型路燈桿在北京左安門西街亮相……一時間,各地智慧路燈桿試點的消息在全國范圍內形成不小的共震。

    國內智慧燈桿與國外的發展幾乎同步。2015年開始,美國通信巨頭AT&T和通用電氣攜手為美國加州圣地亞哥市3200個路燈安裝攝像頭、麥克風和傳感器等,具有找停車位和偵測槍聲等功能;洛杉磯市為路燈引入聲學傳感器和環境噪音監測傳感器以偵測車輛碰撞事件,并直接通知應急部門;丹麥哥本哈根市政部門在2016年底前將2萬盞配備智能芯片的節能路燈安裝在哥本哈根街頭……

    智慧燈桿技術已經比較成熟。從功能上來說,智慧燈桿具有智慧照明、通訊基站、微氣象監測、視頻監控、Wi-Fi覆蓋、LED信息顯示、公共廣播、充電樁等功能模塊。目前,智慧路燈桿的這些功能可以根據業主的需求進行定制,而定制的目標也不再是功能的堆砌,而是實現平臺的聯動。

    ▲智慧燈桿的典型功能模塊

    從整體方案來說,智慧路燈桿方案大致涉及感知層、網絡層、平臺層和應用層四個層次。四個層次配合運作,比如,當本地有火災發生時,感知層能快速將火情數據通過網絡層傳輸到平臺層,以供消防應用層以此為依據確定是否需要出警。

    ▲中智德智慧燈桿的系統層次

    但是,方興未艾的智慧路燈桿卻在2017-2018年遭遇挫折,相關落地進展一時杳無音訊。

    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能源MKT方案總監王東旭當時指出:“誰來用,誰來建,誰來運營是個巨大的問題?!?/p>

    智慧燈桿單桿成本高達3-8萬/根,而盈利模式卻尚不清晰,運營歸屬權限不明確。比如,對于“由通信運營商還是城市建設方來主導?”等問題都沒有可借鑒的項目及模式。

    除了運營問題,利益協調問題也十分嚴峻。智慧路燈方案中涉及氣象、交通、城市建設、廣告管理等不同領域,隸屬于不同的國家機構和部門管理,運營商與不同部門的溝通協調面臨眾多挑戰。

    中國照明學會竇林平秘書長曾分析指出,智慧路燈需要得到強大的背景支撐,才能做成完整的解決方案。

    另外,由于智慧燈桿推廣項目“集體卡殼”,可供參考的行業規范和標準也遲遲沒有出現。

    踩著“物聯網”概念風口飛馳而來的智慧路燈桿才剛剛落地,就“碰了一鼻子灰”。它亟需要一股新的動力、一個強大的推動者和一套能引領行業的規范標準。

    這些,似乎在2019年一并“從天而降”。

    02

    2019:5G提供動力,政策保駕護航

    2019年,高歌猛進的5G為智慧路燈桿產業帶來了希望。今年4月,國家頒布《關于2019年推進電信基礎設施共建共享的實施意見》提出:“鼓勵基礎電信企業、鐵塔公司集約利用現有基站站址和路燈桿、監控桿等公用設施,提前儲備5G站址資源?!?/p>

    近日,搭載5G基站的智慧路燈桿在北京各地區試點推行。而早在今年3月份,廣州天河南二路一批新式路燈已經落地,集合了視頻監控、基站、道路指示牌、手機充電接口等元素。

    ▲廣州天河南二路的智慧路燈桿可以給手機充電

    廣東省走在智慧路燈桿推廣的排頭。3月14日,由廣東鐵塔牽頭發起的廣東省智慧桿產業聯盟正式成立,為廣東省之后的智慧路燈桿項目協調工作提供支持,隨后廣東省深圳、韶關、惠州等多地紛紛跟進了智慧路燈桿試點。

    除此之后,其他各個省份試點智慧路燈桿的消息也紛至沓來。今年5月底,福建省廈門同安區中山路建設投放60盞智慧路燈;據浙江省嘉興市中心城市品質提升工作指揮部透露,今年9月底前,144個“智慧桿塔”將在市區三元路“上崗”……

    記者進一步探查發現,在剛剛過去的半年多時間里,全國各省市已發布了30多份關于智慧路燈桿、一桿多用、5G智慧桿塔等的相關政策。

    ▲2019年上半年全國各地部分涉及智慧路燈桿的政策

    值得欣喜的是,近日,全國第一個省級“5G智慧燈桿標準”也誕生了。8月8日,廣東省發布了長達79頁的《智慧燈桿技術規范》,對智慧燈桿系統設計、施工、檢測與驗收、運行和維護等作出規定。

    該規范指出,智慧燈桿是以燈桿為載體,通過掛載各類設備提供智能照明、移動通信、城市監測、交通管理、信息交互和城市公共服務等功能,可通過運營管理后臺系統進行遠程監測、控制、管理等網絡通信和信息化服務的多功能道路燈桿。

    目前,政府需求較前兩年發生了較大的轉變。以前是企業向政府推薦建設智慧路燈桿試點,而現在是政府有比較明確的需求,政府自己來定義標準,企業根據政府出資的體量進行項目配置。

    自此,智慧路燈桿有了5G這一新鮮動力,有了政府這一有力推動者通過政策協調各方,并出現了全國第一個省級智慧燈桿標準引領方向。這為“誰來用,誰來建,誰來運營”智慧路燈桿等問題的解決準備了條件。

    根據OFweek產業研究院統計,2018年我國智慧燈桿建設規模達到6500根,整體市場規模還較小,但在智慧城市建設不斷推進及5G商業化浪潮的推動下,智慧燈桿作為5G微基站的天然搭配,預計未來兩三年將會實現突破式增長。

    一場智慧路燈桿產業的變革在全國范圍內鋪開,智能路燈桿產業的搶灘大戰蓄勢待發。

    ▲華體智慧燈桿“蘆花”

    03

    “智慧”玩家入局搶灘,“路燈”企業絕地求生

    在過去的兩三年中,智慧路燈桿市場已經陸陸續續有許多玩家進場。根據《2019年智慧燈桿行業市場研究報告》統計,自稱擁有“智慧燈桿”企業不下400-500家,而具有落地產品的智慧路燈桿企業近三年來從寥寥無幾增長到50家左右,年增長率均60%以上。但也有業內人士爆料,目前智慧路燈圈熱鬧卻混亂,其實真正已有落地項目、能為業主解決實際問題的企業甚至只有2-3家。

    ▲智慧燈桿企業數量走勢圖

    目前,智能路燈桿領域的玩家大致分為三類。一是傳統的路燈企業、路燈桿企業及控制系統類企業,二是通信、互聯網科技等領域巨頭,三是安防企業、顯示屏廠商、充電樁企業等跨界新玩家。在多功能智慧路燈桿建設上,目前多為政府直接采購硬件,鐵塔運營商統籌,三類玩家配合地方建設規劃。

    ▲部分典型智慧路燈桿玩家的打法

    上海三思電子工程有限公司總裁王鷹華表示,現在智慧燈桿項目是站在政府層面進行整體布局,所以涉及的部門較多,對于中小型的項目幾乎都是采用傳統工程訂單形式,大型項目則一般會采用三方或多方合作形式。無論是大型項目還是小型項目都為三類玩家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

    01

    傳統燈廠緊握交付優勢, 向外尋求合作

    作為路燈領域的原住民,傳統的照明、燈桿企業憑借深厚的路燈產業基礎占據著項目落地的高地,并主動向外尋求生態發展。

    經記者調查了解,近日北京中關村等地試點的智慧路燈桿就來自做路燈起家的中智德公司。據了解,中關村的智慧路燈桿項目目前處于一期試點,中智德應當地管委會之需大約試點30根燈桿,之后還會跟進二期、三期試點。

    面對競爭,一些傳統路燈企業通過自研系統、強化施工能力等途徑鞏固產業基礎優勢。中智德公司的CEO張桂春告訴智東西記者,中智德為了中標中關村智慧路燈桿、八達嶺智慧燈桿等項目,一方面,他們準備了自研的系統和燈具的生產力,也就是“軟硬件”自研能力,以此提高燈桿的性價比。另一方面,則在于施工能力。據稱,中智德設立了專門的內部施工監理部門,以確保項目交付,業內還沒有其他真正專門做施工的公司。

    “軟硬件”雙管齊下的廠家還有上海三思。這家公司自2016年就開始落地“杭州G20峰會會址周邊”、“上海進博會”、“湖濱路步行街智慧路燈”等智慧路燈桿項目。據稱,上海三思的優勢是“燈屏自己生產,系統自主研發”。

    ▲上海三思在杭州承建的相關項目

    相比于通信巨頭,傳統路燈/路燈桿企業的優勢在于深厚的落地經驗。張桂春表示,智慧路燈桿落地還涉及到燈桿承重等眾多實際問題,這也是華為、中興等巨頭將著力點主要放在軟件系統上,而未深入到硬件及整體方案層面的原因。

    為了提升“智慧”,有些傳統路燈商還選擇與科技巨頭、大運營商、產業聯盟等建立合作。拿華體科技來說,該公司就積極擔任廣東省智慧桿產業聯盟的發起單位和理事單位,并與華為、浪潮、移動等建立合作,以此提升自身在“智慧城市”生態中的存在感。除此之外,華體科技在實際項目中已經嘗試了政府購買使用、政府購買企業運營、企業購買運營多種商業模式。

    02

    通信巨頭提供集成系統,聯合燈商廣布局

    談到智慧路燈桿,華為無線站點產品線總裁郝應濤表示:“華為的業務重點始終是生產和研究通信設備。雖然我們正在做一些智慧燈桿標準化的制定工作,但是這些工作僅是為了推動產業的快速前進,而不是為了生產“燈”和“桿”。我們始終認為,專業的事需要交給專業的公司來完成?!?/p>

    盡管華為等巨頭目前在“燈”和“桿”的硬件層面并未深入,卻被默認為行業的“攪局者”和“推動者”。上海三思電子工程有限公司總裁王鷹華認為,一盞智慧路燈最大的優劣差異在于,你是否具備系統集成能力、業務聯動能力、整體方案解決能力、軟硬件一體化能力及后期運營管理能力。而這些,只要巨頭愿意做想必不會是難事。

    早在2016年,中興通訊就提出了Blue Pillar方案。Blue Pillar由智能充電樁、4GiMacro新概念基站、智慧控制盒以及智能型路燈構成。

    中興通訊于2016年初在深圳工業園成功建設了首個Blue Pillar樣板點并開始運營。之后,中興不僅在陜西、江蘇等多個地區,聯合當地政府及鐵塔公司建立智慧路燈試點,還走出國門為羅馬尼亞、哥倫比亞第二大城市麥德林等國家或城市打造智慧路燈。

    而華為在2018年3月強勢進入智慧照明領域,發布了業界首個多級智能控制照明物聯網解決方案,將城市照明路燈統一接入物聯網絡。之后,華為與照明企業開啟一系列合作。華為與華體、歐普、立達信、中微光電子等照明企業建立合作,發力城市照明等領域的物聯網布局。

    “作為照明控制芯片的設計制造供應商,華為參與了諸多照明控制標準和相關協議的競爭和制定;同時作為全球頂級信息和通信解決方案供應商,華為依托自身優勢,整合相關技術,對于引領照明變更有自己的方案和野心?!币獠└呖聘笨偣こ處熡崆嗨蓪θA為評價道。

    ▲華為在迪拜的智慧路燈解決方案

    另外,在阿里云、騰訊云的場景方案中,我們也能看到智慧照明是其中最核心的智慧場景應用之一。憑借云服務,阿里、騰訊的野心或在于通過智慧路燈打造網格化的神經節點,打造感知中樞,實現云端的閉環和邊緣的閉環。

    03

    新玩家“帶大招”來戰:拼硬件、盤數據

    智慧路燈桿變革也為安防企業、LED屏廠等新玩家帶來機遇。隨著路燈桿的“智慧化”和產業鏈的變革,照明燈具成本在路燈桿中的比重越來越低,攝像頭、LED屏、充電樁燈模塊的成本在逐漸增高。比如,一個一兩百瓦的燈頭可能就幾百塊錢,但是一個具有車牌識別功能的攝像頭可能達到五六千元。

    記者注意到,在網絡上,智慧路燈桿培訓課程層出不窮,用力之猛可以讓我們從側面看出這一領域短期內爆發的對新玩家的吸引力。比如某智慧燈桿培訓實戰班就號稱“3000元/人,2天打通資源整合的通道”,并承諾聘請“最有實戰經驗的講師,分享智慧燈桿建設從方案設計到項目驗收、到運維管理最前線的實戰經驗”,助學員“了解全國各地智慧燈桿與 5G 部署的政策、建設模式與規劃需求”。

    安防企業大華的智慧路燈桿負責人王繼勇告訴智東西記者,在智慧路燈桿上,LED屏的搭載率達到10-30%,攝像機的搭載率達到30-50%,這些是大華自己可以生產的。據記者了解,相比于傳統路燈企業,大華發力智慧路桿整體方案的時間并不長,但據王繼勇稱,大華已經在為鐵塔公司、三大運營商及政府提供完整的智慧路燈桿解決方案。

    ▲智慧路燈桿的攝像機搭載率達到30-50%

    談到與傳統玩家的競爭,王繼勇表示,傳統燈桿企業可能更懂路燈,但是安防企業更懂智慧城市,懂數據的開發使用。智慧路燈桿是智慧城市的分支,不僅能照明,還要利用數據進行危情抓拍、信息展示等交互,安防企業在這方面早已駕輕就熟。

    智慧路燈桿的通訊屬性也使中國移動等運營商嘗試入局,但據業內相關人士爆料,運營商大多采取的仍是外包模式。

    04

    結語:風口或在未來一到兩年,“誰來主導”等問題仍待解決

    智慧路燈桿產業作為智慧城市的一個分支領域,成為通信巨頭、安防企業等“智慧”玩家的必爭之地,也成為傳統路燈、路燈桿商尋求“智慧”變革的窗口。

    智慧路燈桿相關技術在2016年已經比較成熟,在經歷了2017-2018年的低迷之后,2019年,5G的推廣、各地政策的強力助推、省級區域內行業規范的形成,有望在未來一到兩年里促進智慧路燈桿產業迎來新的落地熱潮。

    華為無線站點產品線總裁郝應濤表示,5G的建設工作才剛剛開始,但是依據2G、3G、4G的發展規律,我們預估,在1-2年內,通信運營商會以宏站的建設工作為主,2020年之后,燈桿基站等微站的建設將會逐步形成規模。

    雖然在政府的推動下,廣東等省市已經建立了聯盟及產業規范來促進智慧燈桿的落地,但是“誰來主導”的問題仍在解決中。正如大華智慧路燈桿負責人王繼勇所說:“目前企業在業務上已經沒有太大問題,主要難點還是‘誰來主導、誰有需求、誰來出錢’的問題。廣東的智慧燈桿聯盟能很好地協調了項目的推進,這對其他很多省市可能是不錯的借鑒?!?/p>

    而深入到真實的落地實踐中,智能路燈桿企業也面臨著更多實際問題。中智德CEO張桂春表示,玩家大量涌入引發的市場混亂、市場對智慧路燈系統的認知匱乏、智慧路燈桿偏高的成本等,都是當前智慧路燈桿行業面臨的重要難點。

    新技術落地是一個復雜而漫長的過程。即使技術早已成熟,在落地應用中也可能出現動力不足、場景需求判斷失誤、主體不明確、利益難協調等結構性問題,技術應用涉及的模塊越多、領域越廣,問題可能越嚴峻。在未來一到兩年的智慧路燈桿的落地推進中,各路玩家會經歷怎樣的實踐探索和重新洗牌,我們拭目以待。



    支付宝提现捕鱼